小说阅读

【古典武侠】【李莫愁】【作者不详】

发布日期: 2018-04-10 小说分类

    【古典武侠】【李莫愁】【作者不详】


      李莫愁……我无奈的叹了口气,孙可仪害怕的躲在了我的身后,而沈青凤却骄傲的抬起了下巴。就看见在竹篱的旁边穿着淡黄道袍的李莫愁俏生生的站在哪里,嘴角含笑。昨天似乎她也没好过到哪里去,道袍略有些破损,以往不离身的拂尘也不知到哪里去了,但是依然是巧笑嫣然,浑不在意的样子。
      我叹口气:“李仙子,我们真是有缘,不过不管怎样,我们还是到独孤老仙这里了。”
      李莫愁笑笑道:“居然能解得了冰魄银针的毒,看来还是我小觑了你,好了,现在也到地方了,我的东西呢?”我摇摇头:“待我先求见独孤老仙吧,自然少不了你的。”李莫愁掩口轻笑,样子诱人已极:“你这人太滑头,我可信不过你。”
      我们在这里旁若无人的对话,却恼了旁边的人:“老仙一年不见得见一个有缘人,你们在此搅扰,是何道理?”说话的是一个英气勃勃的中年汉子,手长脚长,方面大耳,长得真是气派已极。
      李莫愁咦了一声:“没请教这位大侠是??”连我都听得出来她的言下之意,你算什么东西,敢来管老娘的事。那中年汉子却浑不在意他的威胁,冷笑道:“我知道你是赤练魔头李莫愁,在下不才,临安赵罡。”
      我倒不知道这临安赵罡是人是鬼,但是看到李莫愁似乎倒吸了一口凉气,脸上肌肉都有些僵了,就知道这个汉子看来不是李莫愁惹得起的人物,这种机会不知道利用,当真是枉负了我出社会几年来精明强干这个考语。忙深深的向赵罡一揖,道:“赵大侠,小生是建康春气堂雨辰,和女伴来雁荡独孤老仙处求见,一路却遇上了这个李……仙子,我们苦苦相避,李仙子却一路纠缠,不知为的什么,在此仙居却如此高声争执实在情非得已,还望赵大侠原宥则个。”
      一席话说得李莫愁微微冷笑,似乎已经动了心火,我不由得在那里一阵阵的冒冷汗,但是这临安赵罡似乎真的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,李莫愁竟也不敢在这里发作。她突然轻笑一声,袍袖一拂:“小子,我不信你跑得到天上。”就这么轻飘飘的倒飞出去了。每次看到这些武林人士的施展轻功,总让我怀疑自己自己中学学习的牛顿定律到底是不是对的。
      赵罡也在那里微微冷笑,我悄悄回头问沈青凤:“这位赵大侠是什么来头?”沈青凤做了一个努力思索的动作,又摊摊手,表示不知道,样子倒是出奇的可爱。
      赵罡身边有个随从模样的人物对他说:“昨日赤练魔头和少林黄氏四兄弟在山口打了一架,黄家老四被她打死了,主人怎么不留下这个魔头?”赵罡摇摇头:“这个女魔头辣手得紧,浑身是毒,我今日不想在独孤老仙这里生事。”说着就向我招招手,我忙过去躬身就问:“赵大侠有什么示下?”沈青凤拉着孙可仪看着我似乎有点不屑的样子,两个小女生晃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仔细打量独孤老仙的房子去了。
      赵罡笑道:“你是春气堂的?跟你爹果然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你爹我相识这么多年,似乎没你这么风流啊,两个女孩子都是绝色,皇宫大内也不多见呢。”看我在那里尴尬的笑,他又拍拍我肩,笑得豪气干云的:“第一次走江湖就惹上了李莫愁,胆子不小啊,不好好在家读书考试点状元,怎么这样乱跑?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我怎么向你爹你义兄交代?不过也别怕,有我赵七在,李莫愁沾不了你半根毫毛。”
      我是越来越糊涂了,我这个身份到底是什么人呀,怎么一副世交遍天下的样子?赵罡又问:“你找独孤老仙有什么事?求医问药,你们雨家似乎比独孤老仙还强一些,你爹向来君子坦荡荡,对六合之外的事,是从来不信的,也求不到独孤老仙门上,到底有什么难办的事?”我在那里不知怎么说才好,半天才勉强道:“小侄近日一直在建康乡下筑庐读书,听人们把独孤老仙传得神乎其神,一直颇心向往之,正好路程也不算遥远,心想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,一时心动,就这么来了,路上碰到了中州古剑门两位姑娘,在温州府聚洋楼上有无意得罪了李莫愁,一路被她挟持,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,也许是忌惮我们春气堂的名头吧,好容易乘她与什么黄家四老发生冲突的时候逃了出来,唉,小侄也称得上是荒唐已极了。”
      赵罡叹道:“小子你算是命大了,李莫愁这等人物哪会忌惮春气堂这么个药铺,你是沾了你义兄萧峰的光!她才不敢对你下手,你义兄是何等样人物?”他又叹了一声:“可惜无缘多和你义兄浸润些时日啊。”言下竟大是神往。
      萧峰?不会是那话儿吧,我只有呆着脸傻笑。就听见赵罡又道:“独孤老仙等闲不见人一面,我也是不得已才在这里等候,已经有十天了,还不见召,但是急也无用,你一个小孩子就这么贸贸然来见老仙,也太荒唐了,听赵七叔的劝,待会我安排人手送你回家。”
      我有些为难,嗫嚅着道:“小侄是无可无不可的,但是同行两位女伴却因为长上中毒甚深,非得求到老仙的无常丹不可,大家一路共患难过来,怎么也不好将她们抛下在这里啊。”赵罡摆摆手,笑道:“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么?沈涵阳中的毒掌,你们雨家秘制的枫园清心丹正是对症,你若是有心,不如大方一点,回去求你爹是正经。”
      我转过头,看着在雨后清新的山岚里独孤老仙的那几间竹庐,似乎已经就这样寂寥无声了很多年。竹篱之外,只有人们有一句没一句的刻意压低了声音的对话,更显得这里安静得似乎只能听到山间水云的流动。
      沈青凤和孙可仪就站在竹篱边上,孙可仪还不时回头看我一眼。而沈青凤却一直专心的在打量着独孤老仙的住处,风吹动了她鬓边的头发,使她不时要把头发往耳后抿,每一抬手,似乎都牵得我心中一动。
      罢罢罢,既然她师傅的伤是最大的事,我见不着独孤老仙也不算什么。就回去求我在这个世界里面的爹吧。
      在这个时代的生活,似乎越来越真实了,我也变得……有点不象我了。
      费了半天口舌,似乎才说服了沈青凤,她怀疑的问我这药要多少钱,我反问孙可仪值多少钱,两者该抵得过了吧。害得孙可仪在我背后擂了两拳。好象还是春气堂这个招牌老字号比较有用,沈青凤才赏脸相信了我的许诺。又向那个平地里冒出来的赵七叔求援,他豪气干云的拍胸脯说派几个好手手下护送我回建康府。正万事搞定之际,沈青凤突然又想到了她那个该死的师伯和师兄,说什么同来一定要同去。我是怎么样也不愿意再沾惹那个怨天怨地的李莫愁了,幸好沈青凤自己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这位仙子,只好在我答应见机行事的无责任许诺中表示屈服。
      夜凉如水。
      在这应该是一千年前的夜里,我总是会思绪翩跹。特别是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应该就是这里的人了。
      躺在温州最豪华的客栈之一辐聚栈的竹床上,恢复着从昨天到今天身体上的疲惫。窗外有赵罡赵七爷派的四名手下在守夜,隔壁应该是沈青凤和孙可仪两个美女的鼻息微微……不对,隔壁是罗至中和谈大鹏两个笨蛋,两人被捆在山口那个黄家客栈的废墟里面,发现时已经是半死的了,对李莫愁没有顺手干掉他们两个,我实在是略微有点失望。
      而女孩子们应该在对面的厢房呢。
      说真的,我今天应该呆在那里等着见独孤老仙的。毕竟这是我来到这个年代得到的唯一线索,也好搞清楚我那个义兄和我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,也让自己日后好进退自如一些,至于什么雄心,我可是没有的。而不是一心为沈青凤想,去找我那个莫名其妙的老爹求药。
      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春气堂和这位赵罡赵七爷是做什么的呢。郁闷。到时候见了我“爹”该怎样?抱头痛哭?想想就觉得有点搞笑。
      突然窗户外面剥剥两声轻响,就听见了沈青凤压低了的声音:“姓雨的家伙,出来。”我懒懒的推开窗户,这个被我们包下来的独院里,巡视的赵罡的人故意无视这么晚了沈青凤出现在我的窗前,沈青凤自己好象也不介意。我趴在窗口问:“这么晚了?什么事?早点休息吧,明天还要赶路呢。”
      月色下,她轻轻蹙着细细的眉毛,月光映在她秀气绝伦的脸上,似乎在反射着一种清冷的微光。一时间,我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。
      这种情况下,你怎么会不出去呢??
      在小院里,沈青凤似乎和我有志一同的觉得那些守卫太碍眼了。向外多走了几步,但远远还能看见守卫们巡逻的身影,我一向是很小心的。然后我才问沈青凤:“小姐,有什么事?想嫁我也不急于一时吧。好歹得等我禀明了我爹才行,放心,大房是你的。”
      我笑眯眯的在那里满嘴跑舌头,等着看沈青凤的轻怒薄嗔。却看见沈青凤蹙蹙眉:“你永远这么没正形么?”
      她似乎是很认真的样子。我有点心虚的想。继续听沈青凤在月色下幽幽的说:“师妹已经睡着了,她很幸福的样子。但是我却替她担心,你实在不象一个靠得住的人,我不知道你在追求些什么,在忙碌些什么,也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,一时的温柔是能打动我的小师妹,但是对她的以后,我……实在不能放心。”
      看着她垂着长长的睫毛在那里幽幽的讲低低的叹,我心里什么都明白了,她其实是在借她师妹讲她自己,她也许已经被我打动了芳心,却提醒自己不能爱上我,因为实在看不到我哪一点可靠。她这么一个聪明坚强的女孩子,是不会让一时的感情冲动来迷惑了自己的眼自己的心。
      也许……这样也好。我在这个年代里算什么?一缕随意飘荡的孤魂?一个不知道自己的方向不知道自己的明天,随着第二天太阳升起就被蒸发掉的露水?我又能对谁负责?我又能不能在这个世界为自己负责?
      面临在我面前的,依然是种种和现实生活一样的选择、一样的生活、一样的压力。
      还有一样的感情。
      想到这里,我手足冰冷。连一道快速掠过的灰色身影都没有留意,就觉得似乎听见了一声低低的娇笑,然后就堕入了昏暗。
      当人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,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,就象从水底慢慢的升上了水面,周围的景物渐渐由模糊变为清晰,正常的感觉也逐渐回到了自己的身上。我吃力的支起了身子,发现自己就在一个草丛里面,往周围看看,自己是在一个有树丛的小山包上,天上有星星,有月亮,旁边还有一个穿着道袍,负手看着月亮的女子身影。
      靠,又是李莫愁。
      响动惊动了她,就见她转过身来,笑盈盈的看着我,还是一如既往的那样美丽:“雨二公子醒过来了?没有茶水巾梓伺候,真是得罪了。”
      我叹口气:“李仙子,您也不必这么客气了,小人是哪里都能遇上您这个贵人,实在不知小人是怎么得罪仙子您了,总要让小人的贱躯来污了仙子您的清目。”李莫愁格格一笑,弯下了腰,这一笑让我再次证明了一个事实,这个女魔头笑起来是有酒窝的,在唇边绽放得有点让洒家把持不住……就听李莫愁笑道:“哎哟,雨公子也太客气了,你才是神通广大、精明强干、顶顶了不起呢。知道咱们古墓派的秘密,又解得了冰魄银针的毒,还找得到赵罡赵老七这么个靠山,还有个……”她突然住了口,我却敏感的接了下去:“还有个象萧峰那样的义兄?”李莫愁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,连笑容似乎都一下僵住了。半晌脸上才换上了一丝狠色:“我本就是多余活在这个世上的人物,萧峰再厉害,我也不过就是这条命。但是谁要是想用这个来胁迫我些什么,也是妄想。”
      听到多余这两个字,我却是有些心痛。唉,我又何尝不是这个世界多余的人物。想到这里我的大脑又管不住我的嘴了:“仙子您……谁也不是多余的,你是为自己而活,不是为其他人而活。”我慢慢从地上站起来,整理着我的思路:“……人生最大的特点就是失败了可以再来,伤心、难过、痛苦只是一时的,你永远不是多余的,总会有人欣赏你、疼惜、爱护你。”我摊摊手:“我知道自己的话比较没有说服力,特别从我这么一个在你眼里面狡猾到家的人嘴里说出来,可是……你真的觉得这样糟蹋自己别人就会心疼,就会回心转意么?”
      话还没说完,李莫愁的手已经掐在我的脖子上了,格格一响,我就觉得我的喉咙应该是被她掐断了,要不然怎么痛得我要昏过去了!而且气也喘不上来,脸现在应该跟煮红的虾子一样。好嘛,谁要你跟变态疯女人讲道理,死了活该。
      我放松了手脚,静静的看着月光下李莫愁疯狂的眼光。气还是喘不上来,好痛苦,也许这样死掉,我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里了吧……不过我既然为这些话付出了生命的代价,也希望你真的能好好珍惜自己,不要真的象书里面一样,就这样死在火里……




广告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