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阅读

古墓狐精

发布日期: 2018-04-10 小说分类

    古墓狐精


      湖北襄阳宜城县人刘辉,生长於富豪之家,自幼熟读书诗,且颇通文墨。
      宋宁宗庆元三年(一一九七年)六月,他前往西蜀(四川)经商,随身携带的资财、货物可值数千贯钱。当他走到离城五里的一处山地时,只见这座山林木葱笼,景色清幽宜人,有若仙境。
      刘辉虽然已经当了商人,却依不减文人的浪漫,喜爱那种清静、幽美的山野风光,那是文人着墨、下笔的最佳题材。刘辉想深入到林木深处好好玩赏一番,便将货物和随从留在林外,带着三位贴身仆人进入林中去。
      刘辉一行人走了约有十里路远,一路走来青翠满目、鸟语花香所以也不觉得路遥劳累。突然,刘辉看见有一块古碑耸立林间,走近一看,碑上只刻着二十个字:『十口尚无声,莫下土非轻,反犬肩瓜走,那知米伴青。』刘辉反覆的念着二十个字,可是搜肠括肚就是想不出碑文是何意思。他们几个人正在疑惑的时候,正好有一位砍柴的樵夫经过。
      这樵夫手执斧头,肩背柴草,边唱山歌边走过来。刘辉便上前行礼并打听,问樵夫这里是什么地方。
      樵夫打量他们一会儿,说:「你们不要再往前走了,这里不是好地方,也不能久留,你们最好赶快离开吧!」「为什么呢?」「你们读了这石碑上的字没有?」刘辉点点头。樵夫又继续说:「只因这里向来鬼魅众多,出没频繁,恐怕不知情况的人到这理误伤生命,所以地方官府在这里立了这块大石碑,题醒过往行人。字中分合暗含四个字─《古墓狐精》,这其中的意思先生自当明白,何不赶快往回走?」说完,那樵夫又唱山歌离开了。
      刘辉听完樵夫的话以后,心中仍然有些疑惑,不肯全信。於是,众人又继续往前行走。大约再走一里多路时,突然间,走过一位十七八岁,身穿白色衣衫的年轻姑娘,容貌秀丽,体态娴雅可爱,口中朗诵着一首绝句,音调凄切动人。绝句是:
      「昨宵虚过了,俄而是今朝;空有青春貌,谁能伴阿娇?」念罢,便蹲跪在一座小坟前,低头不语。
      刘辉一听,心中暗暗想道:『这位女子想必是刚死了丈夫,在那里祭奠亡夫,所以吟诵的词语幽怨动人。』於是,刘辉便上前见礼问候。谁知,刘辉连问数声,那位女子一声不吭。刘辉又想:『这位女子既然能吟咏诗歌,一定也是精通文墨的。』於是,刘辉想投其所好的,便应和着了念一首诗:「夜夜栖寒枕,朝朝拂冷衾;眼前风景好,谁肯话同心。」女子听了刘辉吟咏的诗,就转身笑着问:「先生文墨不错,请问贵客尊姓?」「姓刘名辉,字子昭。」「你真是懂得我的心情啊!」於是,她立即邀请众人到家中作客。
      当众人走出树林,前面便看见许多高宅大院,而且户户皆是雕梁画栋,气势宏伟,直让刘辉赞不绝口,心想这必定是某位高官告老静休之所。
      那女子引着刘辉众人,进入一栋朱门宅第,只见屋中帘幕华丽洁净;侍从婢女个个秀美可人,排列成行恭迎宾客。
      那女子命人摆上酒宴,和刘辉双双欢饮。同时,她又命女婢把刘辉三位仆人,带领到旁边的屋中安置,同样摆上丰盛的筵席,盛情招待。
      刘辉与那女子尽情欢饮,还不时吟唱诗书,投机极了,竟然不觉天色已黑。女子说:「我的鸳鸯锦被孤寂久矣!凤凰绣枕长期空虚无人。不想今宵有幸,得以伺候刘郎,真是天幸啊!愿与郎君缔结一夕夫妇之缘,不知您可愿意?」刘辉一听,大喜答道:「多谢眷顾,所言正合我心啊!」两人於是相互携手入室,宽衣上床。
      两人一上床后,就迫不及待地热情拥吻起来。刘辉感觉到那女子的舌尖已在自己嘴里面搅和着,刘辉也蠕动自己的舌头,热情地与它纠缠着。让刘辉惊讶的是那女子完全没有一点羞怯之态,但在热情的表现又不会让人觉得她很淫荡,却又有一点似有似无的挑逗之意。
      例如;那女子并不会主动的凑上身子,可是刘辉抱紧她时,把胸膛紧贴着她丰满的乳房时,她的上身却开始轻轻地扭摆,让丰乳在刘辉的胸口磨蹭着。又例如;刘辉伸手探索着她的神秘三角洲时,她既不夹紧双腿,也不张开双腿,让刘辉觉得有抚摸的快感,却又有一点意犹未尽。
      那女子就这样表现得,既不像未经人事的处子;又不像性欲旺盛的淫妇,让刘辉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与冲动。刘辉一手捏弄她的乳房;一手继续抚摸她的阴户,然后把嘴唇向下移动,亲舔她的颈肩。那女子也配合着两手支着床垫,让自己的上半身呈现出一个弧度,缩颈、摇肩,让刘辉觉得若即若离的心痒不已。
      刘辉被挑逗得有点几近疯狂,粗鲁的掰开她的双腿,把头俯埋在她的胯间,用舌尖一次又一次认真地在阴唇上来回地舔弄,口里还『啧!啧!』有声地,彷佛她小穴似乎非常美味!
      那女子受到这样的挑逗,开始有了淫荡的表现,不但不停地上下摆动的下半身,而且嘴里还发出『嗯!嗯!』的哼叫着,使得刘辉不但有胜利的感觉,而且是淫兴大发。接着,那女子表现的淫荡,几乎前后判若两人,让刘辉怀疑着刚才和现在她是不是同一个人。
      那女子双手紧扣着刘辉的后脑,有把下身往上挺,让刘辉的脸紧贴着她的整个阴户,使得刘辉几乎透不过气来。那女子摆动着下身,让阴户跟刘辉的脸接触、磨擦的范围更广泛,嘴里还发出不堪入耳的淫秽呓语,像:「舒服…受不了…快插进来…」等等。
      刘辉见得时机已经成熟,便移上身体让下身对齐,准备来一次正式的接触。谁知,那女子似乎迫不及待的急忙的引导着肉棒,对准那早已湿透的小穴,然后一挺腰,『卜滋!』肉棒滑溜地抵了进去!
      那女子「嗯啊!」一声满足的淫呼之后,随即利用小腿把臀部撑高,忙着挺动、扭转着下肢,让肉棒在湿润的屄穴里抽动、搅拌。
      刘辉有一种很奇异的感觉,他觉得那女子的屄穴好像很宽阔,因为肉棒在屄穴里彷佛毫无拘束的任意转动,有一点像铜钟里的钟鎚。可是,肉棒又被紧紧的包裹着,湿热、挤压的快感却丝毫不减。让刘辉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性爱快感,让他觉得必须要呼喊出来,才能够发泄心中的喜悦。
      刘辉看着那女子媚眼迷蒙,粉颊绯红似火,似乎已完全沈溺於这情欲的游戏中,让刘辉感到全身不断的发热,一股暖流伴随着快感在全身乱窜,并发冒出的汗水滴落在她的鼻尖、乳峰、小腹上,而下身处更是一片湿漉模糊,早已分不出是淫液或是汗水了!
      刘辉的肉棒急剧地抽插着湿润的阴道,龟头刮在有皱折的阴道内壁,产生了阵阵的快感,让刘辉觉得浑身酥麻,有感自己随时都会达到顶点的高潮,遂更加奋勇的急速抽洞。那女子双手紧紧地抓着刘辉的手臂,也卖力地挺着小腹,把阴户向着他的下身迎凑。
      刘辉继续狂抽猛插几十下,突然觉得腰身、阴囊一阵酸麻,肉棒也急遽的在膨胀。刘辉集忙抓着那女子的腰,用力紧两人的下体,让肉棒的前端抵顶在子宫口,等后登上高峰的时刻来临。
      那女子正娇喘着,突然觉得一股强劲的热潮急撞子宫壁,热烫、有劲的拍打着,让她不禁一阵寒颤,「啊!啊!」的呐喊着,阴道壁也急遽的收缩着,吸吮般的汲取着刘辉射出的精液,让精液一滴不漏的全吸收到体内。
      刘辉觉得那女子屄道里一缩一缩的,彷佛在安抚因泄精而酸麻的龟头,有彷佛在按摩着精疲力尽肉棒。刘辉瘫软在那女子的身上,闭着眼,把头枕在柔软的双峰之间,享受着性爱高潮后的满足与宁静。
      终於,刘辉带着微笑,慢慢睡着了……第二天,当刘辉醒来时,已是天色大亮了,他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睡在一座古墓的草丛中,几位随从也都卧躺在石头旁边的小洞里。
      刘辉回想着昨日的情况,跟那女子的缠绵悱恻历历在目,并非幻想或做梦。刘辉叫醒随从们询问,随从们也嗫嚅的说出昨夜各有女子相陪。刘辉这才醒悟过来,确定众人确实是落入狐狸的洞穴里了,也冒了一身冷汗,暗暗的庆幸着生命并没有遭到危险。
      刘辉跟随从们心有余惧的急忙离开,寻着来时路往回走,经过那石碑时,众人忍不住多看一眼,石碑的警语依旧;只是,有点腥红、刺眼……
    全文完




广告